治便秘的最好方法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中药毒副作用 [复制链接]

1#

白毛藤

甘苦,寒。请热,利湿,祛风,解毒。

茄科植物白英的全草。

有毒成分为糖苷生物碱。

大剂量服用会引起喉头烧灼及恶心、呕吐、眩晕、瞳孔散大、出现惊厥性肌肉运动的同时表现全身性衰弱。

暂无

暂无

内服:煎汤,5~8钱(鲜者1~2两);或浸酒。外用:煎水洗、捣敷或捣汁涂。

白头翁

苦、寒。清热解毒,凉血止痢。

毛茛科植物白头翁的干燥根。

有毒成分为白头翁素(又名银莲花素)

煎剂和皂苷毒性都很低,对大鼠几乎无毒。白头翁皂苷的溶血指数仅为1:,为纯皂苷的l%。原白头翁素对皮肤黏膜有强烈的刺激作用,内服可引起流涎、呕吐、腹痛、肾炎、血尿、心衰、呼衰而死亡。原白头翁素干燥久贮后能聚合成白头翁素,刺激作用大为降低,久煎毒性破坏,水煎服一般无副作用。说明毒性很小。

【毒副作用

大剂量使用能引起食欲减退、滑肠便稀次多的反应。

虚寒泻痢忌服。

暂无

9~15g。

补骨脂

辛、苦,温。温肾助阳,纳气,止泻。

豆科植物补骨脂的干燥成熟果实。

有毒成分为补骨脂酚、补骨脂素类。

加重便秘、引起光感型药疹。

补骨脂酚对人肾近曲小管上皮细胞(HK2)具有明显的肾毒性,高剂量时可致小鼠肾脏不可逆的病理性改变。

补骨脂酚对肾细胞产生毒性的可能机制有直接损伤细胞膜、致细胞凋亡和干预细胞有丝分裂从而抑制细胞增殖。亦有研究表明,当与大鼠肝匀浆共孵育后,补骨脂酚对HK-2的细胞毒性明显降低,表明补骨脂酚经过肝微粒体酶的代谢后,可能转化为低毒或无毒的物质。

使用补骨脂水提物灌胃进行急性毒性实验(18.6g·kg-1·d-1)小鼠半小时内全部死亡,肝组织充血,肝细胞轻度水肿,亚急性毒性实验提示补骨脂组高剂量组(1.6g·kg-1)肝细胞出现轻中度水肿;使用补骨脂乙醇提取物进行急性毒性实验(剂量12g·kg-1·d-1),70%动物死亡,可见肝脏中央静脉扩张充血,亚急性毒性实验提示补骨脂组中、高剂量组(0.6,1.3g·kg-1)组肝细胞坏死,且具有性别差异。

补骨脂具有较强的光敏活性,补骨脂可致光毒性接触性皮炎,其化学成分8-甲氧基补骨脂素和5-甲氧基补骨脂素作用最强。研究表明,口服5-甲氧基补骨脂素致光毒性反应的剂量为10~15mg·kg-1,8-甲氧基补骨脂素的则为3~5mg·kg-1,因此采用5-甲氧基补骨脂素代替8-甲氧基补骨脂素可以降低出现光毒性过敏反应的几率,且同样能达到治疗的目的。

补骨脂提取物可抑制发育大鼠的雄激素水平、减轻睾丸和附睾质量、损伤曲细精管内的生殖细胞等进而产生生殖毒性。而小鼠长期食入治疗剂量的补骨脂素会导致其子宫质量减轻、卵巢功能下降、排卵减少、雌激素水平降低,提示补骨脂素可对生殖系统产生毒性。生精小管中长形精子细胞的损失、生殖细胞的退化和变性、肾小管变性和间质细胞萎缩、血清睾酮和垂体分泌卵泡刺激素水平降低、雄激素睾丸间质细胞功能和垂体-睾丸轴的同步扰动等均是补骨脂素引起生殖毒性的因素。怀孕小鼠灌胃给予补骨脂水提物每日8g·kg-1后,其胚胎的总胎数、活胎数和活胎率下降,吸收胎、吸收胎率、着床后损失和着床后损失率有所升高,虽未见明显畸形胎和胚胎干细胞的细胞毒性,但补骨脂水提物具有潜在的生殖及胚胎毒性。

5,8-MOP可产生皮肤毒性的同时,还具有造成光敏性的细胞毒性、致染色体突变和致染色体断裂的潜在危险。季宇彬等研究发现,补骨脂二氢黄酮甲醚作用于HepaRG细胞后通过损伤线粒体诱导细胞凋亡和坏死。

6~9g

苍耳子

味苦、甘、辛,性温。发散风寒,通鼻窍,祛风湿,止痛。

菊科植物苍耳的干燥成熟带总苞的果实。

毒性成分主要为水溶性苷类:苍术苷、羧基苍术苷以及其他苷类衍生物。

苍耳子药用引起的不良反应主要累及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泌尿系统等,表现为急性腹痛、恶心呕吐、嗜睡、出汗,严重者可出现心悸、呼吸困难,甚至发生实质性脏器损伤,尤其是对肝脏损伤严重。

暂无

暂无

对小鼠有明显的急性肝损伤的毒性作用。苍术苷、羧基苍术苷和去磺基苍术苷对肝细胞有毒性作用。

3~9g

不同产地苍耳子药材的种壳、种仁、果壳、刺中的苍术苷的含量偏差较大,

说明地理、生态环境、气候等对药材中化学成分的积累影响很大。研究表明,苍耳

子种仁是该药材毒性成分的主要贮存器官,并不是传统所认为的刺。苍耳子种仁中

苍术苷的含量是刺中毒性成分含量的78.27倍,是果壳、刺、种壳三个部位含量总和的24.36倍;种壳、种仁、果壳三个部位毒性成分含量总和是刺中毒性成分含量的80.48倍

苍术

味辛、苦,性温。燥湿健脾,祛风散寒,明目。

菊科植物茅苍术或北苍术的干燥根茎。

苍术昔及其衍生物

北朝苍术外观及截面大致与茅苍术相同。唯北朝苍术个头瘦小,截面无“朱砂点”,味麻辣刺舌。用量超过10克就会出现副作用。其临床表现轻者口干舌燥,重者面红目赤、面部烘热、头晕目眩、头重脚轻,就像喝醉酒似的。再甚者可出现视力模糊[有远视的感觉,近看模糊稍远一点较清晰。

致命性的广泛肝坏死,伴有低血糖和肾衰。

3~9g

草乌

味辛性温,有毒。具有祛风除湿,温经止痛的功效。

毛茛科植物北乌头的干燥块根。

有毒成分为乌头碱、次乌头碱与新乌头碱,即二萜类生物碱。

草乌川乌附子

心率失常是乌头碱中毒的最典型、最主要的临床表现。有研究认为,乌头碱加强迷走神经的张力,造成心脏窦房结和房室结被抑制,且直接对心肌造成毒性刺激,从而改变心肌的代谢作用和兴奋传导的发生,致使心脏起搏出现异常、传导发生障碍以及诸多节位戒律,严重则引发心源性脑缺血和心源性休克综合征。

乌头碱诗神经冲动传递过程中的神经递质累积过多,造成神经元坏死等严重的神经毒性。

张建军研究了盐附子、生川乌、生草乌及其主要毒性成分乌头碱的生殖毒性,发现在体内它们对雄性大鼠性腺无明显毒性作用;仅高剂量乌头碱(5.50ug/mL)对Sertoli细胞具有一定毒性作用。

乌头碱对胚胎发育有明显的胚胎毒性和致畸性。

Xiao等将大鼠胚胎在发育关键时期分离出来暴露于不同浓度的乌头碱下,发现2.5mg/L乌头碱即可影响胚胎的生长发育,主要表现为冠臂和头部长度的减小、体节数下降、身体形态改变。

1.5-6g

柴胡

味辛、苦,性微寒,具有和解表里,疏肝解郁,升阳举陷,退热截疟的功效。

伞形科植物柴胡或狭叶柴胡的干燥根。

主要毒性成分为柴胡皂甙及挥发油。

过量服用会导致肝功能异常及肝炎、黄疸等,停药后肝功恢复正常。长期使用还会致肺纤维化。

暂无实验证明

黄伟等发现长期、大剂量灌胃柴胡提取物或柴胡总皂苷可造成大鼠显著的肝毒性损伤,肝功能指标明显改变,严重者肝细胞死亡。孙蓉等发现大、小鼠静脉注射柴胡挥发油可造成急性毒性损伤,另外得到大鼠、小鼠LD分别为1.33、1.64mL/kg,大、小鼠的LD50分别为2.、3.mL/kg。现代药理实验证实柴胡皂苷类、挥发油类有较强的毒副作用,其毒性靶器官主要为肝脏,可影响胆红素的代谢增加肝脏细胞膜通透性,导致血液中ALT、AST、TBIL的升高。

3~10g。

大枫子

辛、热。祛风燥湿,攻毒杀虫。

大风子科植物大风子、海南大风子的成熟种子。

大风子酸乙酯、次大风子酸钠或其乙酯

大风子油及其衍生物有刺激作用,可引起腹痛、呕吐、头痛等一系列毒副作用,还可以刺激肾脏,使尿中出现蛋白及管型。

家兔和狗皮下及静脉注射次大风子酸钠或其乙酯,则可产生溶血性贫血、肾炎、蛋白尿、血尿、肝脂肪变性和消瘦。

外用:适量,捣敷;或煅存性研末调敷。内服:入丸、散,一次量0.3-1g。

丁香

辛,温。温中,暖肾,降逆

桃金娘科植物丁香的花蕾。

有毒成分为丁香油酚

呼吸困难,咳嗽咯痰带血;呕吐腹痛或腹泻带血;尿失禁、尿痛、尿血;下肢无力或麻痹,血压降低,.心律失常。

暂无

肝细胞出现增生和细胞质空泡化等非肿瘤性病变。肝细胞出现炎症、肿胀、坏死等病变。。随着给药剂量的增加和给药时间的延长,ME对肝脏的毒性也逐渐增大,甚至发生癌变

。Williams等用ME以每周3次的频率对雄性F大鼠连续灌胃16周,发现中剂量(mg·kg-1)和高剂量(mg·kg-1)组大鼠均发生肝细胞腺瘤样变。Johnson等的研究中以37、75或mg·kg-1的剂量喂养F大鼠和B6C3F1小鼠2年发现大鼠和小鼠均有肝脏肿瘤发生,其中包括肝细胞腺瘤、肝癌、肝胆管瘤(仅大鼠)、肝母细胞瘤(仅小鼠)。

刘洪等日进行的丁香体外抑制人巨细胞病毒作用实验,含生药/的丁香煎剂(SA),将SA作不同浓度稀释后进行实验。结果表明:SAI:10及1:50稀释时,对人胚肺纤维细胞显示明显的毒性,细胞普遍圆缩,有的甚至脱落;1:稀释时,胞浆颗粒增多,纤维变宽;1:以上稀释,细胞形态与对照管无明显区别。

2~5g

冬花

辛、微苦,温。润肺下气,止咳化痰

菊科植物款冬的干燥花蕾。12月或地冻前当花尚未出土时采挖,除去花梗及泥沙,阴干。

有毒成分款冬花醚,千里光宁、肾形千里光碱

款冬花醚提取物给小鼠腹腔注射、豚鼠和家兔静脉注射、蟾蜍和蛙淋巴腔注射,都可引起惊厥及呼吸停止。小鼠口服醇提取液,半数致死量为g生药/kg,腹腔注射醚提取物则为43g生药/kg。

毒性:款冬花对小鼠半数致死量,煎剂灌胃为g/kg,醇提取液灌胃为g/kg,醚提取物腹腔注射为43g/kg。醚提取物用于蛙、蟾蜍、小鼠、大鼠、豚鼠、兔等,中毒时均可引起狂燥不安,呼吸兴奋、肌肉紧张、痉挛、惊厥死亡。款冬花煎剂小鼠灌胃的半数致死量为g/kg,醇提取物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g/kg,醚提取物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43g/kg。每蛙或蟾蜍淋巴囊注射款冬花醚提取物1.05或1.75g,大鼠70g/kg,小鼠80g/kg和豚鼠10.7g/kg,以及兔0.4g/kg静脉注射时,均可引起狂躁不安、呼吸兴奋、肌肉紧张、颤动、阵挛、最后惊厥致死。

暂无

肝细胞均呈不同程度细胞水肿,可见肝细胞点状和碎片状坏死,肝小叶及汇管区可见少量炎细胞浸润。

5~10g

现代药理研究显示,款冬花水提液口服给药,小鼠的LD50为g/kg,人体理论等效剂量为.2g/60kg;乙醇提取物腹腔注射LD50为g/kg,人体理论等效剂量为.9g/60kg;醚提取物静脉注射LD50为43g/kg,人体理论等效剂量为.2g/60kg。这些LD50值远远高于中国药典规定的款冬常用剂量5~10g,因此,正常范围内使用款冬用药是安全的。

粉防己

味辛、苦,性寒。祛风止痛,利水消肿。

防己为防己科植物粉防己的干燥根

粉防己碱

恶心呕吐、共济失调、震颤、四肢瘫痪、肌肉紧张性增加、四肢麻痹、呼吸被抑制、阵发性惊厥、抽搐、强直性痉挛、面色苍白、出冷汗、心悸、木僵状态和不省人事。致死原因系呼吸麻痹、窒息、心肌受损。

粉防己组大鼠给药2周时肾小管结构不清,细胞肿胀,少数细胞坏死,伴有肾小球固缩;给药4周时肾小管上皮细胞溶解坏死,伴肾小球、肾小管硬化。

广防己组给药2周时,大鼠肝脏组织未见明显病理改变;;给药4周时出现脂肪变性,点状坏死。

5~10g

甘遂

味苦,性寒。具有泻水逐饮,消肿散结的功效。

大戟科植物甘遂的块根

主要含有巨大戟二萜醇型、假白榄酮型二萜类化合物,大戟醇型、甘遂醇型三萜类化合物及

其他成分。

稍过量即可产生剧烈的腹痛、腹泻、脱水、呼吸衰竭、神经麻痹等一系列中毒症状,甚至严重威胁生命安全。

通过代谢组学的研究发现甘遂会引起小鼠内生代谢物改变,使内脏环境紊乱。甘遂生品能够显著抑制人正常肝细胞的增殖,但醋制后可以降低对肝细胞的毒性。

肌酸酐的清除率在甘遂给药鼠肾脏中降低,说明甘遂使其肾小球的滤过功能降低,肾脏毒性明显。

内服:宜入丸散,每次0.5-1g。外用:适量,研末调敷。内服宜用炮制品。

关木通

味苦,性寒。清心火,利小便,通经下乳。

马兜铃科植物东北马兜铃的干燥藤茎。

有毒成分为马兜铃酸

关木通为马兜铃科植物东北马兜铃AristolochiamanshuriensisKom.的干燥藤茎,提取物单次给药后,未出现动物死亡的剂量为生药浓度26.2g·kg-1(折合成马兜铃酸约为26mg·kg-1),相当于人用剂量的倍(按体表面积折算29倍),导致半数动物死亡的剂量为生药浓度53.7g·kg-1(折合成马兜铃酸约为53mg·kg-1),相当于人用剂量的倍(按体表面积折算59倍)。给小鼠单次灌胃关木通提取物或精制的关木通马兜铃总酸,二者所致的毒性特征一致、死亡时程相似,以马兜铃酸计,两者对小鼠的LD50相近,说明关木通提取物单次给药的致死作用与对应剂量的马兜铃总酸的致死作用相近,且动物死亡率与马兜铃酸呈明显的剂量反应关系,这表明马兜铃酸是引起关木通急性毒性主要毒性物质。

内无湿热者及孕妇慎服。本品用量过大,可引起急性肾功能衰竭,甚至死亡。中毒症状表现为上腹不适,继而呕吐、头痛、胸闷、腹胀隐痛、腹泻,或面部浮肿、尿频、尿急、尿量减少、渐起周身浮胂,神志不清等。

结果显示,随着给药时间的延长,关木通20倍剂量组在给药过程中出现明显的全身毒性。关木通5倍及以上剂量组长期用药后可引起明显贫血症状。肾脏是关木通最主要的毒性作用靶器官。肾损害的临床表现包括多尿、低比重尿、血尿、蛋白尿、糖尿以及尿β2-微球蛋白和N-乙酰-β-D-氨基葡萄糖苷酶排出增高,此外还伴有血液BUN升高,血液肌酐水平变化不明显。组织形态学显示,肾脏的病变部位多位于皮质或皮髓交界处,肾脏病变发展过程为肾小管细胞变性(严重者可坏死)→炎性细胞浸润和纤维细胞增生→肾间质进行性纤维化,及肿瘤形成。

5μmol·L-1以上的马兜铃酸Ⅰ可诱导肝样组织中出现少量原癌蛋白Myc,癌胚RNA结合蛋白Lin28同源物B,甲胎蛋白等共表达的肝样细胞,同时NFκB(p65)也有少量入核激活,这提示马兜铃酸Ⅰ可诱导胚胎干细胞衍生拟胚体分化肝样组织炎性损伤伴癌前病变型特征,引发癌前病变,但是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是否可以直接诱导肝癌的发生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通过在关木通的长期毒性观察动物的肿瘤发生情况,结果显示,关木通所有剂量组均出现了多脏器肿瘤生长,主要发生部位有肾脏、皮下、胃和膀胱。除了关木通人日用药剂量等倍组以外,5倍、10倍、20倍的关木通剂量组均发生了肾脏肿瘤,皮下、胃和膀胱的肿瘤也均有出现。膀胱和前胃肿瘤发生最早,在用药后较短时间内很快发生(试验第6周,累积用药3周),皮下肿瘤和肾脏肿瘤的出现时间稍晚,但仍早于试验第12周。肿瘤发生具有明显的剂量关系和时间关系,而且小剂量组较大剂量组出现肿瘤的累积阈剂量明显降低,发生肿瘤的马兜铃总酸最低累积用药量仅为16mg·kg-1。有些脏器肿瘤的发生存在性别差异,雌性动物的皮下肿瘤明显多于雄性,胃部肿瘤在雄性动物多于雌性动物,膀胱和肾脏肿瘤发生的性别差异不明显。马兜铃总酸组的肿瘤生长类型、出瘤时间以及肿瘤生长速度与含相当剂量马兜铃总酸的关木通提取物剂量组(20倍剂量组)一致,表明关木通的致肿瘤作用与马兜铃总酸密切相关。

3~6g

广防己

味辛、苦,性寒。祛风止痛,利水消肿。

防己为防己科植物粉防己的干燥根

马兜铃酸

同粉防己

广防己组大鼠给药2周时肾小管上皮细胞肿胀脱落,肾小球球囊结构有轻度破坏,肾小球旁可见血管扩张充血,肾间质炎性细胞浸润;给药4周时肾小管上皮细胞肿胀、溶解坏死,周边炎性细胞浸润,肾小球结构破坏明显,球囊壁与周围组织粘连,肾间质炎性细胞浸润。

粉防己给药2周时肝窦周围部分肝细胞出现脂肪变性,给药4周时,肝细胞脂肪变性、核溶解固缩,并出现点状坏死。

4.5~9g

厚朴

性温,味苦、辛。燥湿消痰、下气除满。属化湿药。

木兰科植物厚朴的干皮、根皮及枝皮。

有毒成分为木兰箭毒碱

木兰箭毒碱,有箭毒样麻痹作用,大剂量可引起中毒,使骨骼肌弛缓性瘫痪、膈肌和肋间肌受累而产生呼吸麻痹。

暂无

3~10g

花蜘蛛

味苦,性寒,具有解毒消肿,截疟的功效。

园蛛科动物金蛛的全体。

消化液含碱性蛋白酶,具弹性组织解离及弱的胰凝乳蛋白酶活性。排泄物中含胍化合物占总氮的85%以上。血含血蓝蛋,分子量79,,全体含白质、脂肪、糖类等。

暂无

暂无实验证明。

暂无实验证明。

内服:研末,0.3-1g;浸酒或入丸、散。不入汤剂。

外用:适量,捣敷、绞汁涂;研末撒或调敷。

黄药子

性平,味苦清热、凉血、解毒、消瘿。

薯蓣科薯蓣属植物黄独的块茎

毒性成分为弱极性呋喃去甲基二萜类化合物。

引起肝细胞的存活率下降

细胞膜完整性受损

黄药子对肾脏的损害需要较长时间才能表现出来,中毒肾脏病变主要为肾小管上皮细胞浊肿,管腔狭窄,蛋白管型

引起肝细胞的存活率下降;引起细胞内乳酸脱氢酶(LDH)、谷丙转氨酶(GPT)、谷草转氨酶(GOT)泄漏,GPT和GOT为肝细胞受损的特征性酶谱,LDH活性的升高提示细胞膜完整性受损。

3~6g

减毒方法:刘树民等研究发现黄药子配伍当归后,当归对黄药子引起的SOD、GST活性的抑制有对抗作用,能显著提高肝微粒体中药物代谢酶和生物氧化酶的活性,从而起到减毒的作用。

苦参

清热燥湿,杀虫,利尿。用于热痢,便血,黄疸尿闭,赤白带下,阴肿阴痒,湿疹,湿疮,皮肤瘙痒,疥癣麻风;外治滴虫性阴道炎。

豆科植物苦参的干燥根

.

有毒成分为苦参碱、家兔最小致死量为每公斤体重0.4g

①对中枢神经有麻痹作用,中毒的初始阶段呈中枢兴奋状态,出现头昏、头痛、烦躁不安、肢体麻木、小便增多、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并有共济失调表现,继而转人麻痹而死亡。消化系统可有胃痛、胃烧灼感、恶心、呕吐、便秘和食欲下降等。

②肝肾阴虚而无热者、脾胃虚寒者忌用。尿多而清者不宜用。孕妇忌用。儿童忌内服用。

③本品如需内服,每日剂量不得超过15g。

当用量过大时出现流涎、步态不稳、呼吸急促、脉搏增快、兴奋、惊厥,最后可因呼吸停止而死亡。个别病人注射后可出现过敏反应表现为过敏性皮炎荨麻疼等。

《本草经疏》:"久服能损肾气,肝、肾虚而无大热者勿服。"

肝毒性

日常使用量:3~10g,可以水煎服,也可以外用,适量煎水洗患处。

狼毒

散结,杀虫。外用于淋巴结结核、皮癣;灭蛆。

为瑞香科植物瑞香狼毒或大戟科植物狼毒大戟、月腺大戟的根。

毒性物质为乙酸乙酯

①狼毒浆汁可刺激皮肤发泡,误食过量会刺激口腔咽喉,并见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头痛头晕、疲乏无力,甚至出现狂躁和痉挛、肝肾功能损伤等。孕妇可致流产。冲捣时需戴口罩,否则易引起过敏性皮炎等。

②脾胃虚弱及消化道溃疡者忌用。孕妇禁用,儿童忌用

小鼠实验显示,狼毒对肾有一定的毒性

小鼠肾脏切片均可见肾小管上皮细胞呈现不同程度的水肿,部分肾小球体积增大,细胞数目增多

小鼠实验中,均可见不同程度的肝小叶结构消失,界限模糊不清,肝细胞可见较多的颗粒变性,胞质疏松化,肝窦变窄,出现坏死灶。

外用:适量,研粉或制成软膏,搽、敷。

内服:煎汤,炮制后用1~2.4克

雷公藤

味辛苦性寒,有大毒。功效祛风除湿、消肿止痛、通经活络、清热解毒、杀虫止痒。

卫矛科雷公藤的干燥根,又名黄腾、断肠草等。

毒性物质为雷公藤甲素。

雷公藤可诱导肝组织发生炎性反应,并伴有细胞凋亡、坏死以及代偿性增生。

雷公藤肾毒性表现为服药后出现少尿、血尿、蛋白尿、浮肿。重者可见急性肾功能不全,急性间质性肾炎甚至急性肾衰竭。

雷公藤对胃肠道毒性表现为恶心、呕吐、纳差、腹胀、腹痛、腹泻,可见溃疡性结肠炎、急性胃肠炎,顽固性呕吐、消化道出血。

雷公藤对男性生殖系统毒性表现为精子数量减少、精子活率下降到不育水平。

对女性生殖系统毒性表现为闭经、月经减少、卵巢早衰。

雷公藤可导致血小板、红细胞和白细胞减少,临床表现为重度贫血、皮肤瘀斑、发热,严重者出现粒细胞缺乏症、再生障碍性贫血。

雷公藤对心血管毒性表现为胸闷、心动过缓、心悸、心率失常,严重者可致心源性休克,心电图检查可见窦性、频发性早搏,部分二联率等。

芦荟

味苦,性寒。具有泻下,清肝,杀虫的功效。

为百合科植物库拉索芦荟、斑纹芦荟、好望角芦荟的叶汁经浓缩的干燥品。

主要毒性成分为芦荟大黄素甙。

过量食用会出现恶心、呕吐、头晕、出血性胃炎和肠炎、剧烈腹痛、腹泻,甚则失水和心脏遭到抑制而出现的心动过缓;体质虚弱者和少年儿童过量食用,易出现过敏反应,如皮肤红肿、皮肤粗糙等现象,重者可引起急性肾炎。

毒理学研究,体外试验可引起细菌、哺乳动物细胞基因突变,因芦荟甙被氧化以后,转化为芦荟大黄素,而芦荟大黄素结构与大黄素相似,含有已知诱变剂1,8二羟基蒽醌结构,有致癌和肾损伤危险性。。

小鼠实验,长期、大剂量给予小鼠灌胃芦荟大黄素,可造成小鼠胸腺、脾脏指数降低,肝脏指数升高。

内服:入丸、散,或研末入胶囊,0.6-1.5g;不入汤剂。外用:适量,研末敷。

马兜铃

味苦、微辛,性寒。具有清肺降气,止咳平喘,清泄大肠的功效。

为马兜铃科植物北马兜铃和马兜铃的果实。

马兜铃的主要毒性成分为马兜铃酸。

该药易伤脾胃,大量服用会引起恶心、呕吐等症状;皮下注射可引起严重肾炎,大量可引起血尿、尿闭、呼吸困难、脉律不整,甚至呼吸停止而死亡。

马兜铃酸可以引发肾小管坏死,进而出现不可逆转的肾间质纤维化,这种肾毒性与用药剂量相关。短期大量服用马兜铃,会迅速出现少尿或非少尿性急性肾功能衰竭,伴肾小管功能障碍,可有较多尿蛋白;多年间断小剂量服用马兜铃,会逐渐出现肾小管和肾小球功能损害,数年内逐渐由氮质血症进入终末肾衰竭。B超显示双肾萎缩。其临床特点是肾功能不全,且终止马兜铃酸的摄入后肾功能仍然减退。常有近端及远端小管功能障碍,表现为肾性尿糖、尿NAG酶升高、低比重尿、低渗透压尿及肾小管酸中毒尿常规显示有轻度蛋白尿,贫血出现较早呈轻、中度半数以上患者有轻、中度高血压。肾穿刺病理为广泛少细胞性肾间质纤维化。

权威医学期刊《ScienceTranslationMedicine》的题为“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于台湾和整个亚洲的肝癌广泛相关”的论文通过基因测序的方法,发现接触过马兜铃酸的患者,肝癌组织中有较高频度的基因突变,由此推测肝癌的发生可能与马兜铃酸有关。

3~9g

马钱子

味苦,性温,具有通络止痛,散结消肿的功效。

为马钱科植物马钱的干燥成熟种子。

有效成分和毒性成分为马钱子中生物碱类成分,最主要的毒性成分为士的宁。

过量易致中毒,初期表现为头痛头昏,烦躁不安,继则颈项强硬,全身发紧,甚至角弓反张,两手握固,牙关紧闭,面呈痉笑;严重者可致神志昏迷,呼吸急促,瞳孔散大,心律不整,以致循环衰竭而死亡。

马钱子可增加血管平滑肌的张力,收缩小动脉,致使肾小管上皮细胞因缺血、缺氧而坏死,从而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的发生雷氏等对马钱子碱中毒肾小管上皮细胞研究发现,口服给予实验大鼠mg/kg的马钱子碱可促使肾小管上皮细胞Bcl-2和Caspase--3的表达升高、损伤肾脏代谢时肾小管上皮细胞Naik在临床研究发现,马钱子中毒同时会伴随发生横纹肌溶解和急性肾功能衰竭,且在肾脏及肝脏中检测出含量较高的马钱子碱。

暂无实验证明。

0.3~0.6g。

千年健

味苦、辛,性温。风寒湿痹,腰膝冷痛,拘挛麻木,筋骨痿软

天南星科千年健属植物千年健的干燥根茎。

主要包括α-蒎烯、β-蒎烯、橙花醇、香叶醇、香叶醛、芳樟醇、广藿香醇、β-松油醇等,其中含量最高的为芳樟醇。杨相玉等研究千年健

动物实验中大剂量给药会使动物出现抽搐、角弓反张、呼吸不规则、呼吸停止、心跳停止。

1.中毒反应:动物实验中犬剂量给药会使动物出现抽搐、角弓反张、呼吸不规则、呼吸停止、心跳停止。

2.神经系统反应:有报道病人服用千年健组成的复方药出现恶心、呕吐、眩晕、全身抽搐、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角弓反张、呼吸困难。临床使用该药应注意用量及药后反应。

暂无

暂无

4.5—9克

牵牛子

味苦,性寒。具有泻水通便,消痰涤饮,杀虫攻积的功效。

旋花科牵牛属,一年生蔓性缠绕草本花卉。

牵牛子发挥药性和毒性的部分主要是牵牛子苷和麦角生物碱

过量或长期服用牵牛子时则产生不良反应,包括直接刺激肠壁,使肠蠕动亢进,引起呕吐、腹痛、腹泻及粘液性血便等,轻时只泻下,过量则至昏迷;刺激肾脏,加剧肾脏充血,进一步损伤肾脏而导致肾功能衰竭,出现血尿和蛋白尿等;影响脑神经,尤以舌下神经受损明显,舌体运动麻痹而出现言语障碍,神志不清,重者可致休克,死亡。

威灵仙含牵牛子苷,过量会刺激肾脏刺激肾脏,加剧肾脏充血,进一步损伤肾脏而导致肾功能衰竭,出现血尿和蛋白尿等。

主要表现为肾小球毛细血管壁细胞坏死、脱落,肾小球萎缩,肾小囊腔扩张,肾小管上皮细胞空泡变性、脱落。

暂无

3~6g,水煎服。研末吞服,每次0.5~1g,每日2~3次。

全蝎

息风镇痉,通络止痛,攻毒散结。

为钳蝎科动物东亚钳蝎的干燥体

现代药理

主含蝎毒,系一种类似蛇毒神经毒的蛋白质

用量过大可致中毒,见头痛、头昏、心悸、血压上升(严重时下降)、呼吸困难、发绀,或见腹痛、两腿挛急抽搐,可致呼吸中枢麻痹死亡。

全蝎毒素类似蛇毒神经素,毒性甚剧。蝎毒能产生宫缩,并导致早期流产。蝎毒可使胎儿骨化中心延迟或消失,造成胎儿骨骼异常,有致畸作用。蝎毒对骨骼肌也有直接作用,可招致骨骼肌自发性抽动和强直性痉挛,终致不可逆性麻痹。全蝎毒素还有呼吸抑制作用。另有报道全蝎过敏致大疱性表皮坏死松解症死亡曾有报道服全蝎煎剂出现腹痛

暂无

暂无

入汤剂2~5g;研粉入丸、散或研粉吞服,每次0.5~1g;蝎尾用量为全蝎的1/3。外用适量,研粉掺、熬膏或油浸涂敷。

山慈菇

味甘、微辛,性凉。具有清热解毒,化痰散结的功效。

兰科植物杜鹃兰、独蒜兰或云南独蒜兰的干燥假鳞茎。

山慈菇的主要毒性成分为秋水仙碱。

过量或长期服用会导致眩晕、疲乏、全身肌肉(特别是腓肠肌)及关节疼痛,并可出现上升性麻痹,肌肉明显松弛,瞳孔散大,血压开始升高,脉快而弱,以后可出现血压降低、休克、心力衰竭和发绀等。尿量减少、血尿。可能在1~2d内因延髓的呼吸中枢麻痹而死亡。临终前,病人意识存在,但可能出现终期性谵妄和惊厥。长期应用可发生粒细胞缺乏症、再生障碍性贫血、周围神经炎和脱发等。

暂无实验证明。

暂无实验证明。

3~9g。

商陆

商陆具有逐水消肿、通利二便、解毒散结的功效

主治水肿胀满、二便不通,外治痈肿疮毒等

 商陆为商陆科植物商陆或垂序商陆的根。

有毒成分为商陆碱、三萜皂甙。

毒性作用过量服用商陆易引起中毒,其不良反应主要发生在消化系统和神经系统,轻者可引起恶心、呕吐、头痛、头晕、腹胀腹泻、多尿等症状:重者四肢抽搐、血压下降、神志不清、便血、吸血、呼吸减弱、二便失禁、甚者中枢麻痹、呼吸障碍、心肌麻痹而亡:可导致孕妇流产。

大鼠实验,大剂量商陆可引起大鼠体内代谢产物的明显变化,其肾损伤机制可能是通过影响三羧酸循环、氨基酸代谢等通路,进而引起氧化应激反应及细胞凋亡的发生。

商陆治疗作用的靶器官是肾脏,前期研究显示长期、大剂量使用商陆可引起靶器官肾脏损伤。实验采用代谢组学技术分析尿液中代谢物的变化,发现商陆致肾损伤机制与三羧酸循环、氨基酸代谢等通路的改变相关,进而增强了肾氧化应激反应和细胞凋亡过程

小鼠实验,小鼠肝脏多出现肝细胞多发灶性坏死及肝细胞再生现象。大剂量的商陆皂苷甲对肝脏具有一定的毒性作用。

3~9g。外用适量,煎汤熏洗

生何首乌

性平,味甘、苦。解毒,消痈,润肠通便

蓼科植物何首乌的干燥块根

何首乌不良反应多由醌类化合物引起,如大黄酸、大黄素、大黄素甲醚,在高浓度、长时间作用下有细胞毒作用,而结合蒽醌(emodin-8-O-β-D-葡糖苷,physcion-8-O-β-D-葡糖苷等)和二苯乙烯类化合物也可能与其毒理作用有关。

主要表现为黄疸(皮肤、巩膜黄染)、尿色变深、恶心、呕吐、乏力、胃痛、腹痛、食欲减退等。

生何首乌与制何首乌都可引起肾小管上皮细胞水肿,使之发生颗粒样变性,并使肾小球的体积增大,发生毛细血管腔内红细胞淤积或系膜区轻至中度增宽,并可伴系膜细胞及基质增生、包曼囊腔狭窄或系膜细胞及基质增生。

可见肝组织结构破坏明显,局部可见大片灶性肝细胞坏死,炎细胞侵润中央静脉和损伤区域周围,肝细胞索排列紊乱,灶性肝细胞嗜酸性变,水肿颗粒样变性,及肝细胞胞浆中可见部分脂滴等病变现象

10~20g

制何首乌

苦、甘、涩,温。补益精血、乌须发、强筋骨、补肝肾

苦、甘、涩,温。解毒,消痈,润肠通便

蓼科植物何首乌的干燥块根

何首乌不良反应多由醌类化合物引起,如大黄酸、大黄素、大黄素甲醚,在高浓度、长时间作用下有细胞毒作用,而结合蒽醌(emodin-8-O-β-D-葡糖苷,physcion-8-O-β-D-葡糖苷等)和二苯乙烯类化合物也可能与其毒理作用有关。

何首乌服用过量会导致肠胃难以承受,会对肠胃产生刺激作用,常可出现腹泻、呕吐、肠鸣、腹痛等,严重者科出现痉挛、抽搐、躁动不安、呼吸麻痹。

生何首乌与制何首乌都可引起肾小管上皮细胞水肿,使之发生颗粒样变性,并使肾小球的体积增大,发生毛细血管腔内红细胞淤积或系膜区轻至中度增宽,并可伴系膜细胞及基质增生、包曼囊腔狭窄或系膜细胞及基质增生。

可见肝脏组织基本正常,肝细胞稍有浊肿,肝细胞索排列稍紊乱,未见明显病变现象

6~12g

使君子

味甘性温,有小毒。具有杀虫消积的功效。

使君子科使君子属植物使君子的成熟果实。

有毒成分为使君子酸钾。

内服过量,轻则呃逆、恶心呕吐、眩晕、腹泻等,重则呼吸抑制而死亡;人若与热茶、热药同服,可发生剧烈腹痛、腹泻,炒食也宜放冷再食,严重时出冷汗、四肢发冷、头痛、抽搐、惊厥、呼吸困难、血压下降等,可因呼吸麻痹致死。

本品内服可见胃肠刺激及个肌痉挛。小白鼠实验表明,单用使君子煎剂毒性极小,LD50大于4g/kg。小白鼠皮下注射其水溶液初呈抑制状态,呼吸缓慢不整,1-2小时后出现惊厥最后因呼吸抑制而致死,最小致死量约为20g/kg。

可引起血尿、蛋白尿。

6-10g

天花粉

甘、微苦,微寒。清热泻火,生津止渴,消肿排脓。

葫芦科植物栝楼或双边栝楼的干燥根。

有毒成分为天花粉蛋白

【毒副作用

出现发热、头痛、咽痛、关节疼痛、颈项活动不利等不良反应,一般2-3日后自行消失。。发热同时,血中白细胞总数升高,中性白细胞百分比可增加到90%以上,1周内恢复正常。个别病人可出现荨麻疹、血管神经性消肿、鼻出血、肝脾肿大,甚至休克和脑水肿。肌内注射,局部出现疼痛、皮肤红肿

给狗3-4mg/kg剂量时,SGPT显着升高,NPNl高可达mg/kg左右,同时有血钠、血氯下降,血钾升高,CO2结合力降低,呈现代谢性酸中毒;病理检查,0.2-2mg/kg组出现全身毛细血管和小静脉扩张、淤血,肝、肾实质性细胞轻度变性,3-4mg/kg者尚出现多种器官出血点及肾脏近曲小管大片坏死,有的出现肝实质细胞小灶坏死;

用于中期妊娠引产时可以导致弥漫性血管内凝血,严重者可以导致死亡。

一般为发热38.5℃左右,并伴有四肢酸痛、咽喉痛、头痛、颈项不利,注射局部痛及胎盘粘连等,体温升高一般认为是机体对异性蛋白的保护性反应,在流产后即恢复,而胎盘粘连则认为是引起的炎症过重不利的一面,故用药后应密切观察。成年雌犬肌肉注射不同剂量的天花粉蛋白制剂,小剂量组(人引产剂量的3-6倍)可出现精神萎靡食欲减退以至拒食,经2-5日逐渐恢复。有暂时性ST段降低。少部分犬肝功能谷丙转氨酶轻度升高,并出现全身毛细血管和小静脉扩张瘀血,肝、肾实质细胞轻度变性。大剂量组(人引产剂量的9-12倍),大部分犬在1-2周后严重衰竭而死亡,心电图ST段随病程逐步降低,T波明显倒置,个别出现多发性早搏现象。同时出现肝肾实质细胞坏死及呈代谢性酸中毒等天花粉蛋白的毒性程度与纯度有一定的关系。小鼠半数致死量测定天花粉2.26mg/只,天花粉蛋白粗制剂0.6mg/只,透析天花粉蛋白0.29mg/只,结晶天花粉蛋白0.mg/只。

9-15g

土贝母

味苦,性微寒。具有解毒,散结,消肿的功效。

葫芦科植物土贝母的干燥块茎。

毒性物质为土贝母皂甙。

家兔实验,土贝母抗癌有效成分结晶D肌注造成部分动物肝组织点状坏死,脾脏有出血现象。土贝母皂甙腹腔注射,用量过大,局部可产生充血和炎症刺激性反应,重者有褐色变性。对实验动物肝、肾无显著影响。

土贝母皂甙有较好的杀精作用,能破坏精子的生物膜系统。

5~10g

威灵仙

味辛咸性温。具有祛风湿、通经络、止痹痛、消骨鲠的功效。

毛茛科植物威灵仙、棉团铁线莲或东北铁线莲的干燥根及根茎。

毒性物质为原白头翁素、白头翁素。

1.鲜品外用过量或时间长会导致接触性皮炎。患处瘙痒、灼热、疼痛、水肿性红斑、血疹、水泡、表皮松解如烫伤性改变。

2.过量服用可导致呕吐、腹部灼痛、剧烈腹泻(排出黑便及大量液体)、口唇轻度糜烂、烦躁不安、面色苍白、出冷汗、低血容量休克甚至死亡,可刺激肾脏产生血尿、蛋白尿。

威灵仙含原白头翁素、白头翁素,过量会刺激肾脏产生血尿、蛋白尿。

主要表现为急性肾小管损伤、坏死或慢性间质性肾炎。

小鼠实验,过量威灵仙对肝脏有损害。

主要表现为肝细胞损伤。

9-12g

蜈蚣

息风镇痉,通络止痛,攻毒散结。用于肝风内动,痉挛抽搐,小儿惊风,中风口嗝,半身不遂,破伤风,风湿顽痹,偏正头痛,疮疡,瘰疬,蛇虫咬伤。

为大蜈蚣科动物少棘巨蜈蚣或其近缘动物的干燥全虫。

主含两种类似蜂毒的有毒成分,即组胺样物质及溶血性蛋白质

服过量可出现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疲乏无力、巩膜黄染、神志不清、心动过缓、休克等;大剂量可使心肌麻痹,并抑制呼吸中枢而致死亡。

孕妇、小儿慢惊者忌用。

溶血蛋白质的溶血作用可直接引起急性肾皮质坏死,造成急性肾小管损伤;而组织胺样物质能使平滑肌痉挛,毛细血管扩张及通透性增加,同时还有致敏作用;因此对急性肾功能衰竭起了促进作用

在小鼠实验中大剂量蜈蚣水煎液灌胃小鼠28d可引起小鼠轻度急性肝损伤。

2~5g,煎服,研末冲服,0.5~1g;外用适量,研粉撒、油浸或研末调敷。

五味子

归肺、心、肾经。收敛固涩,益气生津,补肾宁心

五味子为木兰科植物五味子或华中五味子的干燥成熟果实。前者习称“北五味子”,后者习称“南五味子”。

五味子醇甲、醇乙、酯甲等7种成分的急性毒性以醇乙及酯乙最大,以mg/kg灌胃时,部分动物死亡,腹腔注射的毒性和灌胃差不多,乙素与酯甲毒性最低,2g/kg灌胃不致死,丙素与甲素毒性比较低。取18-22g小白鼠70只,雌雄各半,每组10只,一次性灌胃五味子15g/kg,观察72小时,各组动物反应良好,食欲正常,无一动物死亡,提示上述五味子无明显的毒副作用。

能兴奋呼吸中枢,使呼吸频率及幅度增加。并有增加胃酸及降压作用。

暂无

暂无

小鼠40只,随机分组,每组10只,五味子挥发油灌胃给药,观察3日。给药后,小鼠活动减少,步态蹒跚,呈抑制状态,呼吸困难致死。死亡集中于给药后24-36小时,按简化机率单位法计算,五味子挥发油灌胃的半数致死量为8.75±2.41g/kg。

内服:煎汤,3-6g;

研末;每次1-3g;

熬膏;或入丸、散

外用:研末掺;或煎水洗。

细辛

辛,温,有小毒。解表散寒,祛风止痛,通窍,温肺化饮。

马兜铃科植物北细辛、汉城细辛或华细辛的干燥根和根茎

有毒成分为马兜铃酸与黄樟醚

马兜铃酸:

细辛地上部分马兜铃酸的量分别是地下部分的5.26~41.88倍,提示细辛根及根茎中马兜铃酸量远低于茎叶,根中挥发油类活性成分含量较高,而马兜铃酸则几乎检测不到,故现在细辛入药部分主要为根部。

黄樟醚:

黄樟醚不仅具有呼吸麻痹作用,而且是毒性较大的致癌物质,过量服用可导致死亡

根中黄樟醚含量分别是全草与叶中的1.33、4.18倍,提示细辛不同入药部位的毒性存在较大差异。

马兜铃酸具有致癌及肝、肾损害作用

细辛挥发油中含有毒成分,其可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先兴奋后抑制。对呼吸系统的抑制,逐渐使随意运动及呼吸运动减退,反射消失,最后呼吸完全被麻痹,先于心跳而停止。

马兜铃酸具有明显肾毒性,可造成肾小管功能受损,甚至存在引发肾癌的风险

小鼠实验显示,细辛可导致肝细胞膜通透性增加,甚至坏死,且能影响肝脏对胆红素的摄取、结合和排泄功能,但不会产生延迟性毒性反应。

1~3g。散剂每次服0.5~1g。外用适量。

细辛产生毒性的主要化学成分为黄樟醚,黄樟醚不仅具有呼吸麻痹作用,而且是毒性较大的致癌物质,过量服用可导致死亡,有报道黄樟醚对大鼠的半数致死量(LD50)为mg/kg,大鼠喂食0.5%黄樟醚2年后形成明显的肝肿瘤,且有较高发生率(28%),而低剂量(0.1%)的黄樟醚诱发良性肿瘤且发生率较低。此外,细辛中还含有少量的马兜铃酸,具有明显肾毒性,可造成肾小管功能受损甚至存在引发肾癌的风险。

影响细辛毒性的因素

一、入药部位对细辛毒性的影响王智华等发现细辛毒性成分黄樟醚含量为根>全草>叶。薛燕等采用超高效液相色谱紫外(UPLC-UV)法测定了不同产地细辛地上及地下部分马兜铃酸量的差异,结果发现地上部分马兜铃酸的量分别是地下部分的5.26~41.88倍,提示细辛根及根茎中马兜铃酸量远低于茎叶。《中国药典》5~年版皆规定细辛来源为根及根茎,主要是考虑到根中挥发油类活性成分含量较高,而马兜铃酸则几乎检测不到。

二、品种、剂型对细辛毒性的影响

北细辛散剂被判为有大毒,华细辛散剂有毒,北细辛水煎剂有小毒,认为细辛入散剂时考虑采用毒性较小的汉城细辛,而细辛入水煎剂时可考虑采用毒性较小的北细辛。

三、煎煮时间对细辛毒性的影响

甲基丁香酚、黄樟醚随着煎煮时间的延长逐渐挥发,细辛脂素随着煎煮时间的延长逐渐溶出,提示细辛可通过长时间煎煮来减毒增效。

四、炮制对细辛毒性的影响

严建业发现细辛不同炮制方法对其黄樟醚去除效果的大小顺序为盐制>炒制>米泔水制>碱制>甘草制>醋制>姜制>酒制>碱醋制>蜜制,其中炒制与盐制对细辛中黄樟醚的去除率达到55%以上。细辛在临床应用时可考虑炒制,不仅可以减毒,还可以增效。

五、配伍对细辛毒性的影响

细辛临床应用时可选择配伍白芍、甘草或附子来减毒。

仙茅

味辛,性热,具有温肾壮阳,祛寒除湿的功效。

石蒜科仙茅属多年生草本植物仙茅的干燥根茎。

其化学成分主要包括酚性化合物及酚苷,环菠萝蜜烷型三萜皂苷,木脂素及木脂素苷类,黄酮类化合物,苯环取代物、桉烷类衍生物和甜味蛋白以及挥发油等。

仙茅服用过量会引起全身冷汗、四肢厥逆、麻木、舌肿胀、烦躁继而昏迷等毒性反应另外有学者指出仙茅对心血管系统有不良反应,具体表现为心悸、心肌受损、心律失常、心电图改

变等。

小鼠实验:仙茅醇提物组可见腺胃黏膜明显充血水肿伴上皮变性、坏死脱落;肝脏显充血,伴局灶性肝细胞胞浆疏松、脂肪变性;肺脏显充血、水肿;肾脏间质显充血;其余脏器未见明显病理改变。仙茅醇提物小鼠急毒组织病理学主要表现为

(1)腺胃黏膜明显充血水肿伴上皮变性、坏死脱落;

(2)肝脏显充血,伴局灶性肝细胞胞浆疏松、脂肪变性;

(3)肺脏充血、水肿;

(4)肾脏间质显充血。

9~15g。

寻骨风

通络,止痛,祛风湿。

为马兜铃科植物绵毛马兜铃的根茎或全草。

毒性物质为马兜铃酸

马兜铃酸具有肾毒性,长期连续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可能导致肾衰竭。

食用寻骨风部分患者服用寻骨风会出现恶心、呕吐,上腹痛,不思食,头晕痛,乏力,心慌,咽干等

马兜铃酸治疗肾病进展迅速,预后差,

本实验证明超常规剂量服用寻骨风能导致肾小管-间质的损害,高剂量寻骨风灌胃后能在90d内造成了大鼠肾间质的纤维化,大鼠肾衰竭,严重时可致死亡,而且肾小管和间质损伤程度与寻骨风用药的剂量大小和时间长短相关

暂无

10~15g

夜交藤

甘微苦,平。养心安神;祛风;通络。

蓼科植物何首乌的藤茎或带叶的藤茎。

大黄酸、大黄素、大黄素甲醚,在高浓度、长时间作用下有细胞毒作用,而结合蒽醌(emodin-8-O-β-D-葡糖苷,physcion-8-O-β-D-葡糖苷等)和二苯乙烯类化合物也可能与其毒理作用有关

有报道,服首乌藤可致过敏反应。主要表现为全身皮肤发疹,或皮肤刺痛发痒,恶寒发热。

暂无

暂无

10~20g

益母草

苦、辛,微寒。活血调经,利尿消肿,清热解毒。

唇形科植物益母草的新鲜或干燥地上部分。

有毒成分为益母草生物碱

现为突感全身乏力、疼痛酥麻,下肢呈瘫痪状态,重者伴有大汗、血压下降,甚或虚脱,兴奋呼吸中枢引起呼吸增快、增强,甚则呼吸麻痹。此外,尚有全身乏力、腰痛、血尿、孕妇中毒可引起子宫收缩造成流产。

暂无

大鼠肾间质轻度炎症及少量纤维组织增生、肾小管轻度脂肪变

草可引起妇女和孕妇肾间质轻度炎症及纤维组织增生,肾小管轻度脂肪变性等不良反应,且随剂量加大毒性也相对增大

益母草收缩子宫的作用是治疗妇科疾病的基础,但有文献报道服用含益母草的复方导致患者出现痛经加重和复发。故原方仅去益母草,以观其效,结果患者服药后,行经时腹痛减轻。有患者服用益母草膏(每天45g,分3次,连续2d)、益母草冲剂(每次1袋,每天3次,连续4d)和益母草片等制剂出现了阵发性剧烈宫缩痛的反应,这些不良反应可能与本品使子宫兴奋、紧张度与收缩增强的药理作用,加之患者个体因素有关。由于子宫的过度收缩,导致子宫肌组织缺血缺氧而引起疼痛。停药后,子宫平滑肌得以松弛,故疼痛亦随之消失。

9~12g为宜,且服用时间不可过长,以防蓄积中毒,密切观察患者的反应,

其鲜品服用量为12~40g

预知子(八月扎)

性寒,味苦。疏肝理气,活血止痛,散结,利尿。

木通科植物木通、三叶木通或白木通的干燥近成熟果实

有毒成分为木通皂甙

给小鼠腹腔注射急毒性实验中,72h内测得的LD50±95%可信限结果为:白木通(38.16±4.42)g/kg,川木通为(25.95±2.89)g/kg,关木通为(19.42±3.16)g/kg。将每种药小鼠%死亡率的剂量换算为人口服量,结果是:白木通为1.04g/kg,川木通为0.8g/kg,关木通为0.6g/kg,这一步说明临床中毒病人服用的剂量为60g以上,说明木通中毒原因是剂量过大,因此木通无毒是相对的,如超过60g/d,则会由无毒向有毒转化

9~15g,最大剂量可到30~60g

泽泻

味甘、淡,性寒,具有利水渗湿,泄热,化浊降脂的功效。

泽泻科植物泽泻的干燥块茎。

主要化学成分为三萜类化合物泽泻醇类。

有关文献表明,过量服用可引起食欲下降,肠鸣增强,其中的刺激性,内服后可引起胃肠炎。大剂量服用后出现恶心、呕吐、腹痛、大便次数增多。还可出现皮疹、瘙痒,外用可致发疱性皮炎。长期应用会导致水、电解质紊乱,对肝肾造成损害。肝功能异常、血尿,严重时引起呼吸麻痹。

暂无实验证明。

暂无实验证明。

6~9g

马兜铃酸毒性

一、急性毒性

关木通提取物单次给药的致死作用与对应剂量的马兜铃总酸的致死作用相近,且动物死亡率与马兜铃酸呈明显的剂量反应关系,这表明马兜铃酸是引起关木通急性毒性主要毒性物质。

二、急性肾毒性

组织形态学上显示肾脏出现明显病变,并且肾脏损害随剂量加大逐渐加重;肝脏只在高剂量组存在病理改变。

三、慢性肾损害

肾脏是关木通最主要的毒性作用靶器官。肾损害的临床表现包括多尿、低比重尿、血尿、蛋白尿、糖尿以及尿β2-微球蛋白和N-乙酰-β-D-氨基葡萄糖苷酶排出增高,此外还伴有血液BUN升高,血液肌酐水平变化不明显。

组织形态学显示,肾脏的病变部位多位于皮质或皮髓交界处,肾脏病变发展过程为肾小管细胞变性(严重者可坏死)→炎性细胞浸润和纤维细胞增生→肾间质进行性纤维化,及肿瘤形成。

采用精制马兜铃总酸给大鼠长期灌胃后,在给药过程中以及停药期间所表现出的毒性反应、毒性反应发生时间及程度均与含有相当剂量马兜铃总酸的关木通提取物(关木通20倍剂量组)组相似,表明关木通蓄积毒性的物质基础主要是马兜铃总酸。

四、致突变性

结果显示,关木通提取物的1/4LD50,LD50组及关木通马兜铃总酸组,引起嗜多染红细胞微核发生率轻度但有统计学意义的增加,马兜铃总酸组的微核发生率明显高于关木通提取物各组。这提示关木通和关木通马兜铃总酸具有一定的致突变性。

五、致肿瘤作用

关木通的致肿瘤作用与马兜铃总酸密切相关。

六、毒代动力学及组织分布

组织病理学检查结果显示,大剂量组大鼠肾小球包氏囊内新月体形成,肾小管坏死、消失。大鼠肾损害的程度与肾脏中马兜铃内酰胺Ⅰ浓度相关。

七、马兜铃酸I致胚胎干细胞衍生肝样组织癌前病变研究

马兜铃酸Ⅰ可诱导胚胎干细胞衍生拟胚体分化肝样组织炎性损伤伴癌前病变型特征,引发癌前病变,但是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是否可以直接诱导肝癌的发生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苏合香丸

出自《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苏合香丸出自唐·《玄宗开元广济方》,原名“吃力伽(白术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三,改名苏合香丸

苏合香、安息香、冰片、水牛角浓缩粉、人工麝香、檀香、沉香、丁香、香附、木香、乳香(制)、荜茇、白术、诃子肉、朱砂。

赭色的大蜜丸;气芳香,味微苦、辛。芳香开窍,行气止痛。用于痰迷心窍所致的痰厥昏迷、中风偏瘫、肢体不利,以及中暑、心胃气痛。

寒闭证。突然昏倒,牙关紧闭,不省人事,面白肢冷,苔白脉迟;或心腹卒痛,甚则昏厥;亦治中风、中气及感受时行瘴疠之气,属于寒闭者。

苏合香丸中产生严重不良反应的成分主要为麝香和朱砂,其中麝香小剂量对中枢神经系统呈兴奋作用,大剂量则呈抑制作用。朱砂的主要成分为硫化汞,长期服用可引起慢性汞中毒,引起肝肾损害,并可透过血脑屏障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

口服苏合香丸致过敏性休克。用苏合香丸研未作皮肤黏贴试验时局部红肿,出现疹块。

中毒症状

新生儿服用苏合香丸量过大出现呼吸抑制,谷丙转氨酶、门冬氨酸转移酶升高;严重时,伴呼吸节律不齐、轻度紫绀、双眼睑浮肿,甚至弥漫性脑水肿

苏合香丸中产生严重不良反应的成分主要为麝香和朱砂,其中麝香小剂量对中枢神经系统呈兴奋作用,大剂量则呈抑制作用。朱砂的主要成分为硫化汞,长期服用可引起慢性汞中毒,引起肝肾损害,并可透过血脑屏障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由于新生儿中枢神经系统、血脑屏障发育不完善,肝内葡萄糖醛酸转移酶不足,使其不能对多种药物进行代谢处理,因此,服药剂量稍大,服用时间长,就会导致中毒。对中毒引起呼吸抑制的患儿应早期应用纳洛酮。对于中毒引起的肝功损害,用联苯双酯、肝泰乐、肌苷等一般保肝对症治疗一周转氨酶均降至正常。

苏合香丸中麝香、冰片等属药性猛烈药、经期忌用药,服用苏合香丸后再服酒,会加速过敏性休克。

THEEND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权利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删除。本文仅供交流学习,非专业人士请勿盲目试药。

白也去也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